New Ribbon

请登陆后台添加(banner)标题

请登陆后台添加(banner)标题

请登陆后台添加(banner)标题

请登陆后台添加(banner)标题

Example Frame

艺术家

赵玉强 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艺术家
  

赵玉强

  • 简介赵玉强 
    1977年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 
    2003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 
   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 

    个展 
    2014年:“见天道”赵玉强作品展(上海) 
    2012年:“意•涂”(郑州)
    2011年:“城•事”(台北) 
    2010年:“意”外(上海) 

    群展 
    2014年:Galeire Liusawang 2014 Group(法国) 
    2013年:第九届佛罗伦萨双年展(意大利) 
    2013年:刷新——青年艺术家研究展(北京) 
    2012年: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(上海) 
    2011年:光与生命(北京) 
    2010年:约翰摩尔新绘画大奖赛(上海) 
    2009年:上海青年美术大展(上海) 
    2008年:超以象外(澳门)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新一代的艺术家(意大利) 
           中国风(德国) 
    2007年:出事了(上海) 
    2006年:印象•世纪文本(上海) 

    公共收藏 
    澳门艺术博物馆  中国金融博物馆  河南省美术馆  郑州美术馆  

    刊登发表 
    《中国当代艺术》、《典藏·今艺术》、《艺术财经》、《中国美术·展望》、《艺术领航》、《世界艺术》、《艺术银行》、《当代艺术新闻》《新民晚报》、《大河报》、《今日河南》、《大河好物》、《郑州晚报》
  • 作品

    《见天道》 146x146cm 布面油画 2012年

     

    《大自在》 130x130cm 布面油画 2010年

     

    《次元之裂》 146x146cm 布面油画 2010年

     

    《乡村音乐》 100x146cm 布面油画 2006年

     

    《贯通之五》 50x100cm 布面油画 2012年

     

  • 展览
  • 文章不可说
    文/赵玉强

        世事难料,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很多意想不到之事,也许是在一帆风顺之时,也许是在穷途末路之际。现在回想起来,正是这些“意外”组成了我们的生活,使她变得丰富多彩。画画大抵也是如此罢,笔下的每一次“意外”或许都是一种惊喜。如果每一张画都成竹在胸、每一笔都运筹帷幄,那势必会落入自己的“行气”之中,少了碰撞和激情就少了探索的拓新。
        但若把“意外”写作“意”外,则次意非彼意,此意外非彼意外也。这好比有人说话开门见山一针见血,有人说话则旁敲侧击顾左右而言其他。“话里有话”是表达,“画里有画”是思想,那“画里有话”就是一种境界了。
        什么境界?
        不可说。

        去年在北京,住在京郊密林之中,终日潜心画画读书很是安逸,颇有古人闭关之意。时常暗叹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,如此光景何愁悟不出道。正沾沾自喜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顿时困惑。闲云野鹤、超凡脱俗不正是我所求么?不是,若身在山野心存闹市一样不可度。
        当头棒喝如饮醍醐。
        遇见高人了。 
        一语道破玄机“小隐隐于野,大隐隐于市;安之若素,水落石出”。
    终于明白了,有些东西是不能用眼睛去看的,而是要用心去看。也终于知道,那些东西不能用手去画,而是要用心去画。还有一些东西不能炼,只能悟,直到内观其心,心无其心,外观其形,形无其形,远观其物,物无其物时就能领会什么是唯见於空了。否则永不得法。
    怎么悟?
    不可说。

        那些年我什么都不信,现在都信了,但不愿全信。因为那些年我什么都不懂,现在懂些了,却不敢说懂。
        三十而立,已经算是成人了吧。可遇到不惑及知天命者,在人眼里还是透明的,更何谈花甲和古稀。以前觉得朋友少,羡慕别人呼喝成群;可突然有一天发现不知何时已开始从电话本里删人了。原来接到朋友的书信,兴奋不已,字里行间总觉得朋友就在眼前;现在用手机了,楼上楼下直接通话,可心里总觉得越来越远了。小时候逢年过节买来新衣服,宁可穿着睡觉;现在买来新衣服,不过两次水坚决不穿。曾经筷子离不开肉,现在碗里刷不出油,原来闹着要喝汽水,现在每天茶不离手。曾经立志要去捞天下,现在天天念叨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……
        为何?
        相信你我都明白。
        但,不可说。 
        何为不可说?
        《涅盘经》云:不生生不可说,生生亦不可说,生不生亦不可说,不生不生亦不可说,生亦不可说,不生亦不可说。有因缘故,亦可得说。

        我习惯在看书的时候泡上一壶茶,在画画的时候点上一只烟。都是苦苦的,味道虽淡却很长久,正如在我们的记忆里,甜蜜的欢声笑语远远比不上一道疤痕来的长久。因为欢笑在脸上,可伤痛是在心里。只有藏在心灵深处的才是最长久的,看不见的才是最真实的。可我们已被自己的双眼蒙蔽太久了。
        让我们闭上眼吧,在一片漆黑中用心去看这混沌的世界。也许你能看到了天地伊始的虚幻和来自远古的箴言,也许你能看到克尔白的天房和十二股清泉,也许你能看到金婆罗花和摩诃迦叶的微笑。
        我愚钝,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自娱。
        这可能也算是一种参悟吧。
        悟到什么了?
        不可说。 

        骄躁的人流涌动在林立的钢筋混凝土间,高耸的烟囱排放着都市人的欲望,大家可能都忘了我们今天吃的,是我们昨天种的。坐在公交车上,看到路边人行道上一个男子,背着沉重的行囊。或许他这也是一种修行,只是不知他知道不知道。汽水有甜甜的味道,茶叶有苦尽甘来的味道;白开水也有白开水的味道,只是看喝者的心情了。有求皆苦,无求乃乐,能做到的自然能体会到。 
        带学生进山写生,学生问老师你画的是哪啊?旁边老农笑了:“他画的是我家的院墙”。我笑了,我画的是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观者的心。老农虽不懂画,但他是对的,他看到了他心里想的;而学生固有的概念和杂念太多,因此困惑。道家讲“故常无欲,以观其妙”是知也。
        学生问放着这么多漂亮的颜色不去画,非要画那些的黑乎乎的多丑啊。我又笑了,艳丽斑斓的东西不一定全是美,灰暗乌黑的东西不一定全都不美。“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已;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已”是知也。
        何为美?
        不可说。

        小说里经常描写画家,荧幕上的画家更是超凡脱俗,画家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。很遗憾,我相貌平平打扮市井。早年也曾蓄长发穿异装,但现如今已乐得无异于常人。至于生活则更是单调,除了站讲台上唠叨和回家听老婆唠叨外,就是躺在床上看书、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在画布前闭着眼坐一会儿,然后把白布涂成灰布再刷上几笔黑色。
    想来惭愧,终日研章礼以修身,习典经以养性。无奈资质平庸,至今仍未入门,更不知何时才能登堂入室。只是知,五色,令人目盲;五音,令人耳聋;五味,令人口爽,驰骋畋猎,令人心发狂。
        何为大器?
        何为大象?
        不可说。
        佛曰:不可说,不可说,一说即是错。

详细说明

赵玉强 
1977年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 
2003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 
现工作生活于北京 

个展 
2014年:“见天道”赵玉强作品展(上海) 
2012年:“意•涂”(郑州)
2011年:“城•事”(台北) 
2010年:“意”外(上海) 

群展 
2014年:Galeire Liusawang 2014 Group(法国) 
2013年:第九届佛罗伦萨双年展(意大利) 
2013年:刷新——青年艺术家研究展(北京) 
2012年: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(上海) 
2011年:光与生命(北京) 
2010年:约翰摩尔新绘画大奖赛(上海) 
2009年:上海青年美术大展(上海) 
2008年:超以象外(澳门) 
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新一代的艺术家(意大利) 
       中国风(德国) 
2007年:出事了(上海) 
2006年:印象•世纪文本(上海) 

公共收藏 
澳门艺术博物馆  中国金融博物馆  河南省美术馆  郑州美术馆  

刊登发表 
《中国当代艺术》、《典藏·今艺术》、《艺术财经》、《中国美术·展望》、《艺术领航》、《世界艺术》、《艺术银行》、《当代艺术新闻》《新民晚报》、《大河报》、《今日河南》、《大河好物》、《郑州晚报》
上一条: 朴吉友 下一条: 孙宏伟